不含脂肪的高蛋白质饮食会带来什么问题?

不管你走到哪裡,人们都会告诉你要吃去脂蛋白质,切掉肥肉、去皮,只吃精瘦的白肉;选择鸡肉和鱼肉,少吃红肉,因为脂肪较少,要吃低脂乳酪和牛奶等等,真是令人受不了!为何要一直强调去脂蛋白质?很显然地,这是我们过去几十年来病态反脂的后遗症,甚至许多低碳水化合物和旧石器时代饮食(paleo diet)的信徒都不断重複这个「座右铭」——选择瘦肉。

许多低碳水化合物饮食著作的作者,甚至包括那些推崇吃脂肪的作者,也会指示读者选择瘦肉,这一点意义都没有。脂肪不是敌人!正确类型的脂肪是你的朋友,乳製品和肉类中的天然脂肪,包括红肉,对你有益!你不应该去掉脂肪或避免有脂的肉类,脂肪让肉更美味,你应该放胆享受脂肪而无须感到内疚。

生酮饮食,包括椰子油生酮饮食,并不是高蛋白质饮食法,它是一种高脂饮食,搭配足够但不过量的蛋白质。这个饮食成功的祕诀在于脂肪而非蛋白质,事实上,若要达到最佳效果,限制蛋白质摄取量是必要的,不仅是为了减肥,同时也为了让身体更健康。

只吃瘦肉不吃足够的脂肪可能不利于健康!其中一个最佳的例子发生在1970年代所谓的「蛋白质保留瘦身法」(protein-sparing modified fast)——高蛋白冲泡饮料风潮。这个饮食法背后的理念是依据降低热量不只会导致脂肪减少,同时也会造成瘦肉组织流失,所以如果节食者在执行低碳水化合物、低热量饮食中摄取足够的蛋白质,那么肌肉的蛋白质就可以免于被分解。从理论上来看,节食者只会减少脂肪,不会失去任何肌肉组织,而且据说摄取蛋白质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喝的。因此,几乎一夜之间,这股热潮兴起,商店的库存摆满了高蛋白冲泡饮料。

蛋白质

这些奶昔饮料的蛋白质来自明胶,一种从肌腱、软骨和牛皮生产而来的纯化蛋白质,虽然明胶是很好的蛋白质来源,但这种氨基酸混合物的品质却略逊一筹,也就是无法像来自真正食物,如鸡蛋、牛奶、肉类和鱼类的氨基酸一样那么均衡完整。不过,这并不是该饮食的主要问题,更严重的问题是该饮食中完全没有脂肪。少了脂肪,蛋白质(氨基酸)无法正常代谢。不管品质如何,脂肪是蛋白质代谢完全的必要条件。因此,长期采取这种饮食法的人会变得营养不良和生病,许多人因此死于心脏衰竭,即使他们没有心脏病的迹象。服用维生素补充品、甚至饮食中补充一小部分瘦肉也无济于事,至少有60%最终仍会死亡,无数的人因此生病。完全采取这种饮食法的人会迅速消瘦憔悴,不过,这种高蛋白质冲泡饮料和餐点仍然在市面上可以买到。

吃无脂蛋白所导致的疾病被称为「蛋白质中毒(protein poisoning)」或「兔飢饿症(rabbit starvation)」,症状包括腹泻、头痛、疲劳、低血压、心跳慢或不稳定,以及整体上感觉不舒服。没有足够的脂肪,蛋白质确实可能产生毒性,几世纪以来,这项事实早已广为人知并且记载。在过去,我们的狩猎祖先不吃瘦肉,他们尽量避免食用瘦肉,尽情享受肥滋滋的肉和多脂器官与骨髓。他们不吃瘦肉,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没有足够的脂肪来源,这很可能对身体有害,甚至致命。加拿大北部和阿拉斯加的爱斯基摩人对蛋白质中毒一点都不陌生,传统上,他们的饮食几乎全都是肉类,但他们知道摄取足够脂肪的重要性,他们总是随身携带海豹油(Ω3)或其他鱼类油脂(Ω3)供给饮食所需,所有的肉类在吃前都会先浸泡在一碗海豹油中,就像是沾酱汁一样。除了鱼和海豹,他们还会猎捕驯鹿、麋鹿、狐狸、熊、鹅、雷鸟和其他野味,但他们通常会避开兔子。北极兔非常精瘦,他们不会捕捉兔子,除非他们有足够的脂肪可以沾浸。他们的经验是吃太多兔肉会生病,即使兔肉,包括其内脏可以填饱他们的肚子、提供完整优质的蛋白质来源,但若少了脂肪,他们仍然会生病。不吃任何东西光喝水的人,可以活得比只吃兔肉和水的人还久,爱斯基摩人和加拿大印地安人都熟知,吃兔肉比完全禁食的人还要快「饿死」,因此有「兔飢饿症」这个说法。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如果他们吃太多的任何瘦肉上,包括如耗尽夏天所储存的脂肪,因而变得非常精瘦的驯鹿。

北极探险家与人类学家韦希尔·史戴芬森(Vilhjalmur Stefensson,1879-1962)记载许多他在加拿大北极有如原始爱斯基摩人的长年生活。他描述他和同伴曾经被迫捕猎精瘦的驯鹿,由于缺乏其他食物,在明知爱斯基摩人不吃瘦肉,却又没有食物的困境下,他们照吃不误。几个星期后,他们全都生病性命垂危直到获得足够的脂肪才康复。有时粮食短缺,也们只靠海豹油维生,与瘦肉不同的是,只吃海豹油并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史戴芬森饱受当时医生的抨击,因他写道光靠肉类中的脂肪,无须蔬果就可以保持良好的健康。当时医生们批评并声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会得到坏血病或其他缺陷的疾病。为了证明这些医生的观点错误,史戴芬森和北极的一位同伴卡森·安德森(Karsen Anderson)同意在纽约贝尔维尤医院医疗团队的观察下进行为期一年只有肉类和脂肪的饮食生活。当年是1928年,两人都完成为期一年的试验,结果没有任何缺陷疾病,且身体非常健康。虽然这个故事经常被用于告知食用带脂肉的安全性,但这也证明了食用脂肪是安全无虞的。他们吃各种不同类型的肉类,但没有一种是精瘦肉,而且他们有79%的热量是来自脂肪,其中大多数为饱和脂肪。

对于史戴芬森所写的瘦肉论感到好奇,尤金·杜波依斯(Eugene Dubois)博士带领一个实验,想看看瘦肉饮食到底有何影响。史戴芬森勉为其难地同意暂时将饮食限制为只吃瘦肉,而安德森则是任何组合的肉类都可食用。这个实验一开始进行后就无法持续下去,因为短短两天,蛋白质中毒的症状就出现了。史戴芬森解释,「在贝尔维尤医院,因不完整肉类饮食(只有瘦肉没有脂肪)引起的症状和在北极时一模一样,只是腹泻速度变快和说不出所以然的难受感。当时在北极,爱斯基摩人和我在摄取脂肪后马上痊癒,杜波依斯博士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治疗我,他给我一些带脂的沙朗牛排、油煎培根脑髓,诸如此类的食物。两三天后我痊癒了,但体重却降低不少。」

另一方面,食用肉类和脂肪混合的安德森却一点问题也没有。这个试验在贝尔维尤医院只花了几天时间就出现蛋白质中毒症状在北极则大约需要三周的时间。史戴芬森推测时间差异的原因很可能是,当他们在北极吃精瘦驯鹿时,他们有从眼球和骨髓中得到一点脂肪,因此拉长这种症状出现的时间。在医院裡,他们没有任何脂肪的来源,所以症状出现的比较快。

当原始人出外打猎时,他们不会猎捕精瘦的动物,他们会去找最多脂肪的动物。他们享受脂肪吃得精光,原始人知道只吃瘦肉的危险性。低碳水化合物和旧石器时代饮食主张吃瘦肉切掉脂肪,以及吃低脂乳製品和低脂食物,但这些对身体是有害的,成功健康减肥的关键不在于高蛋白饮食,脂肪才是真正的王道。


©2019-2020 生酮减肥法-生酮饮食食谱 || MOBILE:壹捌陆贰捌零陆零陆贰柒 || 网站地图 ||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优化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