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酮饮食法减肥的一点点起源

赫尔曼•泰勒(Hernian Taller)医生一直以来都很胖,他身高179公分,体重265磅(120公斤),对于体重管理似乎束手无策。
当泰勒进入义大利帕维亚大学(University of Pavia)医学院,他研究关于营养的医学论文,并且询问医生有关减肥饮食的问题。当时有数十种理论和饮食法,他全部尝试过,但没有一个奏效。其中一个饮食法只吃新鲜水果,在过程中他减了几磅,不过只要他没有遵照该饮食法后,他的体重很快又回到原点,然而他无法一直持续这个饮食法,因为这让他感到虚弱和紧张,光靠水果不足以支撑他的体力。

他试过只有牛奶和蔬果的饮食法整整一个月,一个月后,他发现自己胖了三磅。他也试过所有的蛋白质饮食法,只吃肉类和鱼类,结果仍只是多一个增重的经验。在医学院的所有时间中,他试过一个又一个节食法,总是不断挨饿,毕业时,他的体重比他刚入学时还超重35磅(16公斤)。

毕业后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担忧欧洲即将发生的冲突,于是接受智利医院的工作前往南美洲,最后定居美国,开始在纽约执业,成为一位妇产科医生。

作为一位年轻的医生,他的体重有增无减,他曾经向其他医生请教体重管理,也试过各种饮食法但都失败。有些人还暗示他一定有「偷吃」,只是死不承认,或许连自己也都不认为有,其他本身也有体重问题的医生只能耸耸肩膀不知该如何回答。

泰勒向其中一位深信他偷吃的医生提出一项提议,藉此进行一项实验。他们一起度假十天,保持形影不离,吃喝相同的东西,然后评估结果。他的同事接受这项提议一起去度假胜地,泰勒则遵照体重控制饮食法:低热量、低脂。他只吃沙拉,避免吃所有的脂肪和油脂食物,由于是度假,所以每晚餐前他会多喝一杯鸡尾酒。他的医生朋友身材苗条,也吃相同的食物。假期结束后,他的朋友瘦了2磅,但泰勒却胖了9磅之多!他的朋友哑口无言,认为这只是一个反常现象。

减肥

并不是这些半饱半飢的饮食法无助于减肥,至少一开始是有效的。每当他尝试一种时,刚开始会减掉一些体重,但过不久就会回复,甚至比之前还要更重。此外,这些失败的节食法还有一些令人不舒服的副作用,特别是疲劳、易怒和从未间断的脑人飢饿感。

1955年,医生们开始对胆固醇与其和冠状心血管疾病的关係感兴趣,当时,肥胖和胆固醇看似有些关联,由于泰勒体重超重,于是他测量了自己的胆固醇指数。那时他的胆固醇指数为350mg/dl,远高于当时公认的正常值225mg/dl,所以他担心的事情又添一桩。

帮他验血的医生告诉泰勒,他想试一个东西帮助他降低胆固醇,泰勒问他是什么东西,但医生暂时还不想透露,只是告诉泰勒先信任他。为了表示这个东西是安全的,他当著泰勒的面喝下这个油性物质,并且告诉他每天要服用。

由于胆固醇过高,所以泰勒非常愿意尝试,于是他每天喝下三盎司的「神祕物质」,并且每两星期做一次血液胆固醇测试。

正如医生所料,泰勒的胆固醇值开始下降,出人意料的是,他的体重也开始下降,虽然他没有刻意节食(饿了就吃),但体重却开始减少。在二或三个星期内,他留意到他的皮带可以繫得更紧,这个「神祕物质」不只降低他的胆固醇,连他的体重也一併降低。这个神奇物质到底是什么?基本上只不过是蔬菜油,在一般商店就可以买到的那种。泰勒非常傻眼,除了一天正常三餐外,他多吃了三盎司的油,也就是日常饮食中多了六汤匙(89毫升)的脂肪,也每天摄取大约5,000大卡的热量——体重还下降!!一般人平均的每日卡路里摄取量为2,000-3,000大卡,他的摄取量几乎将近一般人的两倍。

他的体重稳定下降,健康状况改善,多年困扰他的慢性鼻窦充血不药而癒,气色也变好。八个月之后,他共减掉65磅(29公斤),完全没有节食。体重200磅(91公斤)的他仍不算瘦,但和多年前的他相比,他变得更苗条且更快乐。

这些年来,泰勒试著去除饮食中的所有脂肪,因为他认为脂肪会使体重增加。现在,他摄取脂肪与更多的卡路里,体重却因此减轻。几十年来,他学到若要减肥,一定要减少卡路里摄取量,这被视为是一个不可动摇的法则。然而,透过增加更多脂肪提高卡路里摄取量,他的体重却下降了。他开始思考,当涉及体重管理时,或许所有的卡路里并非一样。

泰勒开始将所有空閒的时间投入在医学图书馆,查询一切有关肥胖和新陈代谢的资料。在研究过程中,他偶然发现阿弗雷德·培林顿(Alfred W.Pennington)博士的研究报告。1951年4月,培林顿在《特拉华医学社会期刊》(Journal of the Medical Society of Delaware)发表一篇文章,主题为《减肥饮食法一脂肪的应用》。

在文章中,培林顿博士指出:「与低热量学派主张相反的是,在最严格的实验条件下,低热量饮食仍然还是失败。基于热量需求的低热量饮食法是非常粗糙简化的设计,事实上,有许多肥胖的人经常为飢饿所苦。」

随后,他看到一个关键句,说明「和碳水化合物相反,组织燃烧脂肪的能力是无限的」。「燃烧」在此指的是将物质转化为能量的能力,就像汽车燃烧汽油产生能量推动引擎般,你的身体燃烧食物,供给身体运行所需的能量。培林顿医生提出一个有趣的看法:「身体可以无限量燃烧脂肪,同时将脂肪无限量地转化为能量。」如果你燃烧掉所有的脂肪,那么也就不会有脂肪储存的现象;只要你有足够的运动量,体重也不会有所增加。

那碳水化合物又是如何?培林顿博士认为:「身体对此的化学作用是有限的。」身体只可以燃烧定量的碳水化合物,确实的数量每个人都不尽相同。那么没有燃烧完全的碳水化合物会如何?身体会将之储存起来成为脂肪。对男性来说,身体会将多馀的脂肪集中于后颈部和腹部,即所谓的「中年发福」;对女性来说,多馀脂肪常集中在臀部、手臂、大腿和乳房以及小腹区。
培林顿博士发现,在体内所有的卡路里都不相同,随著他的发现我们知道,一个人吃多少显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吃的食物类型。一定数量的卡路里会让人发胖的说法,和一定数量的微生物会让人生病的说法是同样的无知重点是我们要知道到底是何种卡路里?到底是何种微生物?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心脏病发病率急速上升,到了1950年时,它已成为美国第一大死因,肥胖也有上升的趋势。在那个年代大型公司本身有自己的医务人员照顾他们的员工。1948年,德拉瓦州威明顿杜邦公司高层人员愈来愈忧心员工的肥胖率和心脏病发病率。低卡路里饮食已无法解决该问题,培林顿医生决定採取不同的方法。他确信肥胖不是暴饮暴食所致,而是碳水化含物(淀粉、糖)无法完全代谢。吃太多碳水化合物使员工变胖,进而促进心脏病的发展。

为了测试他的理论,他请二十位过重的杜邦主管进行高脂、低碳水化合物、不限制脂肪的生酮饮食法。很快地,他们的体重开始下降,平均每星期2磅。「值得注意的是,两餐之间没有饥饿感」,培林顿写道,而且「体力和整体健康都有改善」,三个半月过后,这些主管平均减少22磅。他们採用一个不限制卡路里的饮食法减肥成功,一天三餐,他们共吃18盎司(510公克)肉类,搭配6盎司(170公克)脂肪(主要是饱和脂肪),平均热量超过3,000大卡,碳水化合物每餐限定最多不可超过80大卡(20公克)。培林顿指出,「虽然无限制蛋白质和脂肪摄取饮食法可以减肥成功,但在少数情况下,即使这么少量的碳水化合物也会造成减肥失败。」

培林顿认为低脂饮食法营养不足又不健康,让人处于一种飢饿的状态,他相信最安全与最有效的方法是完全限制饮食中的碳水化合物,并且允许摄取无限量的蛋白质和脂肪。他建议吃新鲜带有油脂的肉类,他说,大多数商店内的肉类脂肪含量都不足,因此他建议添加额外的肉或小块脂肪。比例为9盎司(255公克)的瘦肉和3盎司(85公克)的脂肪,以煮熟的重量计算,一天三餐,患者可以自由选择增量,比例是三份瘦肉搭配一份脂肪。吃的食物总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保持三比一的比例,因为减少脂肪比例就会降低减肥的比例。他说:「生酮饮食法的成功完全取决于足够的脂肪,不然患者只是进行一个集结所有缺点的单纯低热量饮食法。」他声称,这种疗法通常一个月可以减少12磅,当达到正常体重后减肥就会自然停止。

这种生酮饮食法其中一个主要的优点是精力充沛,身体不会联想到正经历一场饥荒,所以新陈代谢稳定。卡路里以正常速度燃烧,不会发生像热量限制法那种需要一直降低热量摄取,以配合新陈代谢减缓的情况。

于是,培林顿的低碳水化合物、高脂减肥法逐渐普及,到了1950年代早期,它成为俗称的杜邦饮食法。十年后,由于脂肪,特别是饱和脂肪被指控为是提升血液胆固醇和心脏病的元凶,出于恐惧,人们开始将脂肪从饮食中删除,于是富含饱和脂肪的杜邦饮食法也渐渐式微,最终被人们遗忘。

运用他从培林顿研究学到的知识,泰勒开始向过重的患者推荐低碳水化合物和高脂生酮饮食法。基于对饱和脂肪的恐惧,泰勒用蔬菜油取代饱和脂肪,特别是红花籽油,因为其多元不饱和脂肪的含量很高。他建议患者每日摄取3盎司(90毫升)的油和2盎司(60毫升)的奶油。每次餐前先喝下1盎司(2汤匙/30毫升)的蔬菜油,2盎司的奶油则是用于烹调。结果证实有效,他的超重患者体重很轻易就下降,且无须减少卡路里摄取量,1961年,他写了一本书名为《卡路里不重要》(Calories Don't Count)。虽然使用红花籽油和人造奶油取代饱和脂肪仍有减肥的效果,但富含Ω6的红花籽油和反式脂肪的人造奶油,就长期来看,终会导致更大的伤害。泰勒生酮饮食法一开始得到大众的迴响,但最终仍不敌一般人对脂肪的恐惧,后来也逐渐被人们遗忘。


©2019-2020 生酮减肥法-生酮饮食食谱 || MOBILE:壹捌陆贰捌零陆零陆贰柒 || 网站地图 ||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优化公司